天下无雷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基础隔震 > 正文内容

聊斋新篇之绿萝_故事

来源:天下无雷网   时间: 2020-10-16

  天地万物,周而复始有其之道。缘起缘灭,亦有其之规律。

  我乃百花仙子在凡间时无意得到的一株绿草。得其点化,修成正果,只因颜色翠绿,故而取名为绿萝,然百花仙子将我赠与七仙。

  我被安置在七仙园中,这里灵气很充沛,有助于我的修炼,七仙每天都会来这园内玩甩,打闹。而我比较喜欢安静,每次她们吵闹,使我无法专心的修行……

  这天,我见只有六公主蓝儿一个人在花园内,为我们浇琼浆玉露。我玩心大起,扔了一块石头出去,六公主吃痛,摔掉了手中的水壶“谁……是谁……”六公主揉着手臂左顾右盼的,发现什么都没有。拾起地上的水壶,继续浇水,怎料我刚捡起第二块石子,还没来得及变回绿植,就被发现了:

  “你是何人,胆敢这般戏弄本公主。还想跑……”我转身便想走,六公主一把握住我的手腕,这下跑也跑不掉了。我忙跪在地上,赔礼道:“六公主,小仙知错了,知错了。”

  “你为何会在这七仙园中,这里是不可以随便进来的。”

  “我一直都住在这里,这是我家呀,不在这我在哪。”

  “什么,这是为何……”

  “因为我本体是一株绿萝藤得百花仙子点化修炼成仙。”

  “原来如此,你是百花仙子送来的那株仙草绿萝。”

  “嗯。”

  “六公主刚刚,对……对不起啦。实在是你们姐妹往日人多太吵太闹了,我无法专心修炼,今天你一人在,想着就戏弄你一下吗?。”

  “坏丫头,哼……本公主,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计较了。”

  “六公主,还有,你没事可别折我叶子啊!”

  “为何。”

  “因为我知道,六公主有一个坏习惯,喜欢把一些没见过的花草收集起来,根是我足,茎叶是我身体的一部分。缺一不可的……”

  “这……既然如此,那好吧!我尽量……以后我会常来找你玩喔,小绿萝。”

  “好呀!……”

  那日起,六公主常来七仙园来看我,给我拿好吃的。我和六公主(后面以蓝儿代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很喜欢蓝儿。每玩一处,就会带蓝儿一起去,我成了七仙阁的常客。这天,我和蓝儿坐在桃花树下的悬崖边上,我看着人间的风景,来来往往的行人,每天重复这一样的生活,也乐在其中。蓝儿扶着青丝,看着人间发呆:

  “蓝儿,怎么了,发什么呆呢?”

  “是呀,六公主,你可许久没来这里了。”一位白发长者,走到我们面前说道。

  “紫阳爷爷,绿萝,你们看这人间,日子,虽平淡无奇,确也过得十分惬意。当初七妹下凡,遇见爱了她一生一世的董永,可见人间有爱,如果可以,我也想下凡走上一走。”

  “六公主,万万不可……”

  “是啊,比起这冷冷清清的天庭,凡间的真情,大爱倒有什么药治癫痫也温暖了许多。”

  “绿萝,休得胡说。仙凡古往今来都是不可相恋的。七公主和董永,他们虽爱的轰轰烈烈,确没有好结果,牛郎织女相爱,中间隔了一条长长的天河,好了都回去吧。”紫阳真人化成一道白光消失了,还不忘留下一句:“莫贪恋人间繁华,如若不然恐有大劫。”

  “切,爷爷,我绿萝才不怕大劫呢?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去人间看看。”

  第二日,我留了张字条给蓝儿,独自离开了七仙园。桃花树下崖旁,有一个身影早早的在哪里等着我:

  “紫阳爷爷,你为何在这里,你是在等我吗?”

  “丫头,我是特意在这里等你的,你这性格,敢做敢为,你要知道人心险恶,人间不比天庭。你可想清楚了……”

  “爷爷,这凡间我是去定了。”

  “绿萝,修为不易,不要意气用事。”我没有理会紫阳爷爷的劝说,化作一道绿光飘向凡间。蓝儿赶到时,已经太晚了,叹气道:“绿萝,你太傻了,人间真的有这么好吗?若是母后知道了,你会和七妹一样,关入天牢,每日受着天雷之苦。”蓝儿想着,留下了眼泪。

  “六公主,一切都是天意,因果轮回有其之道。”

  “紫阳爷爷,我们可以用浮光镜看看绿萝在凡间如何了。”话落,蓝儿一手掐指口念心法,浮光镜在半空中出现了,我的人影在里面显现了出来。

  我从天而降,一身淡绿色的衣裙,青丝散于腰间,衣袂飘飘,落在了凡间的拱桥上,桥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我环顾四周,往桥下走去,我看见一家阁楼,十分的漂亮,停下了脚步,那样的装饰是我在别处没有看见过得,只是为何只有女子在门口,这是什么规矩,而进去的确都是男子。浮光镜前:

  “紫阳爷爷,绿萝这是在什么地方,挺漂亮的。只是为何只有男子……”

  “这……这……六公主,老夫还有事,先走了……”紫阳真人一时竞无言以对,便离开了。心想:“总不可能自己说这是凡间的青楼,要是被王母知道了,又要怪罪我教坏六公主了。”

  “哼,臭老头,肯定是知道什么,不告诉我。”蓝儿生气的说。

  我在大街上,往楼里看去,却被一个妇人瞧见了我,她见我摸样秀气,又长的水灵,一把把我拉了进去。

  “姑娘,看你是外乡人,想看就大大方方的进来看。”

  “你是谁,我们认识吗?拉我进来干什么,就算我是外乡人,你也不该如此无理。”我转身向大门口走去,结果却被几个壮汉拦了回来。

  “哈哈,进了我醉花楼,想出去的,就得问问我花姨同不同意的。”

  “你想怎样。”

  “只要姑娘你能留下来,我花姨自会好好照顾你的。”

  “休想,我想走,每天可以拦的住我。”我没理会这些凡人,我变成一道白光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我在勾山山脚下,变出一间小草屋,又搭起了茶铺,给过往的人们留有一个休息的地方,还挂出一副上联:“台榭漫芳塘,柳浪莲房,曲曲层层皆入哈尔滨市治疗癫痫病的公立医院画。”若谁对出下联,便会有一顿美食。

  过去了半月,没有一个人能对出下联来,日子过得越发的无聊了,这天,下午,有一位相貌不凡,仪表堂堂的书生路过此地歇脚,他坐了下了,看着挂在哪里的上联,我给他倒了碗水:“公子,先喝碗水,解解乏。”

  “多谢姑娘了。”看着他喝完水,又问道:“敢问姑娘,这上联是哪位高人写的,在下佩服。”

  “喔,这位公子,莫非你能对上一对,小女子不才,不是什么高人,正是我所写。”

  “这……好吧……姑且试一试吧!”我端来笔墨,放在他的面前,只见他在纸上写着下联:“烟霞笼别墅,茑歌蛙舞,晴晴雨雨总宜人。”

  “对的好,对的好,公子相必也是学富五车之人,小女佩服。”

  “姑娘,过奖了,小生惭愧啊,读书十载,确比不上姑娘你的才华。”

  “公子,谦虚了。”

  “小生顾涵卿,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绿萝”我刚说完名字,就看见一女子举着一把剑向他刺去,我一把推开他,喊到:“公子,小心。”他被我推倒在了地上,那女子还不罢休,又举剑刺来:“你是何人,为何要置这位公子于死地。”

  “姑娘,你让开,我不想伤到你。”

  “你不想说,我不怪你,只希望你别伤害这位公子。”那姑娘不听劝,向那公子刺去,我没想太多,就给他档下一剑。手臂被划开了一个口子。那公子起身夺下那姑娘手中的剑,扔在地上:“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要害我,但是我不想追究,你走吧。”那姑娘安全的离开。虽然我是仙,但是我是植物修炼成仙的,受了伤,自然需要一段时日复原的。

  “姑娘,你没事吧。”虽然很疼,我还是摇了摇头,涵卿他突然抱住了我,我竟然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我和涵卿是投缘,也很有默契,我们秉烛夜谈直至天明。他告诉我,他虽身居官场,确学不会何为为官之道,他不想学那些贪官,可又迫于无奈,娶了位高权重的大官之女,二人至今都未圆房。他说我像是他的知音一样,还说要娶我为妻,让我等他,说实话我真的动心了。天亮之后,他驾马离开了这里。我趴在凉亭内发呆。

  浮光镜前:

  “绿萝,别傻了,这个男子已娶妻,你这又是何必,不行,我得下凡一趟。你必须跟我回天庭。”六公主自言自语的,刚想下凡去,却被紫阳真人给档了回来:“六公主,不要冲动,一切都是天意。”

  “天意,我才不信呢?我一定要带绿萝回来?”

  “六公主,不可,王母会怪罪的。”

  “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母后又怎么会知道。更何况天上一天人间一年,我在人间的半天,天上才过去了几分钟。”紫阳还要再说些什么,蓝儿已经变成一道蓝光往人间的方向飞去了。

  凉亭内,蓝儿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她一把把我拉出了凉亭外:

  “蓝儿,你怎么了,弄痛我了。”

  “走……跟我回天庭……”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癫痫科怎么样“什么,我不回去,顾公子说了,他会娶我为妻的。”

  “绿萝,他自己都说了他有妻子,这样的凡人不值得你如此的。”

  “我知道,哪又如何,可他并不爱他的妻子。”

  “你……你为何这么固执,我不想你变成七妹的那个样子,生不如死的活着。”

  “蓝儿,你走吧,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承受的。”蓝儿长呔了口气,就离开了……

  三日后,顾涵卿来了,说是要在我这住一段日子,我答应了他。我们的感情也越来越好了,他作画我磨墨,他弹琴我起舞。“涵卿,你爱我吗?”

  “傻瓜,我不爱你,我干嘛在这里陪你。”

  “喔,那你怎么还不娶我为妻。”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时候到了我会让媒婆来为我提亲的。”

  “嗯,你什么时候带我回府呢?”

  “明天…”我靠在涵卿的怀里,心里暖暖的,我发现我越发的离不开他,越发的依赖他。

  次日清晨,我略微的打扮了一下,涵卿扶我上了马车,终于可以和他能天天的在一起了,涵卿的家里很大,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府邸,我下了马车,我们一起进了府内。

  所有的家丁度看着我,在哪里窃窃私语有人说:“快看,老爷,带女人回来了。”

  “是吧,夫人又要发飙了。”

  “可不是吗?这个女人可要比之前的那些货色要美上几分。”

  “就是,夫人都不如她美呢?”

  “哪又如何,到最后还不是要被夫人赶出府的。”我没有理会这些人的闲言言语,涵卿拉着我到了花园,我们还是如往常一样,涵卿抚琴,我起舞……

  这时,有一个下人跑到涵卿妻子妙贻的房内:

  “小姐,小姐,不好了,老爷又带女子回府了。”

  “你说什么,顾涵卿,你真是一刻也不肯消停,他们现在在哪里。”

  “在花园。”

  “走,去花园。”妙贻把茶杯砸在地上,带着丫环怒气冲冲的往花园的方向走去。

  我和涵卿在花园里,一人抚琴,一人起舞,很是投入,全然不知道涵卿的妻子已然站在我们的面前。

  妙贻拽住涵卿,闪避不急,“啪”的一声,一个巴掌落在了涵卿的脸上。我听见后,冲上去把妙贻推开,涵卿捂着脸颊怒道:“沈妙贻,你又抽什么疯。”

  “就是,你为何打涵卿,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哬,涵卿,叫的可真亲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他顾涵卿的妻子呢?”

  “你……”

  “够了,别说了。沈妙贻,一直以来,我忍着你,不是我怕你,你知道我喜欢的并不是你,如今我遇见了绿萝,她才是我所爱的女子。”

  “哪又怎样,我知道你不爱我。可是你当真舍得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吗?好好想想吧。是权利重要,还是爱情重要。”

  “我…癫痫病的相关知识…我……”

  “涵卿。”我看他犹豫了,我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涵卿一巴掌向我打来。我一时没站稳摔倒在了地上,他走到了妙贻的身旁:“对不起,绿萝,你走吧。我不想伤害你的,我想过了,如今的权和钱我一样也不能失去,只要我有钱有势,失去你一个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我不相信,你说过会娶我为妻的。你不是这样子的人。”

  “听清楚了吧,他顾涵卿终究舍不得权和利。而你只不过是他一时兴起所玩弄的一个女人而已。”

  “绿萝,对不起,下辈子我希望我能早一些遇见你。”涵卿心里说道。

  我的眼角挂着泪水,我恨这世间的男子如此薄情,贪恋权势。我不甘心,我被仇恨所魔化了,我全身墨绿,悬浮在半空中,沈妙贻和顾涵卿完全被我吓到了。

  “啊……啊……妖怪……妖……妖怪……”沈妙贻指着我说道。

  “顾涵卿,沈妙贻,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是妖,对不起,我不该伤害你,求求你饶了我吧,是她,一切都是她。你……你不要杀我。”

  “现在真的害怕了,会不会太晚了。”

  “你……你不是喜欢涵卿吗?我现在成全你们两个,只要你放我走,涵卿就是你的。”

  我一掌打在沈妙贻的胸口上,她倒在了地上,口吐鲜血。我说道:“顾涵卿,你若想活命,我答应你,只要你杀了她。我就放过你。”

  “好……好…

  …”顾涵卿拔出腰间的短刀,一刀狠狠刺在沈妙贻的胸口。沈妙贻盯着他:“你好狠,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你果真够狠,可我根本没有想过要放过你。”我起了杀心,我一掌打向了顾涵卿,确被什么东西档了回来。紫阳真人出现在眼前,化去了我的那一掌。

  “紫阳爷爷,你为何阻止我杀这负心人。”

  “丫头,莫要一错在错,修为来之不易,王母娘娘已经知道你偷下凡间,命老夫将你带回天庭。”

  “爷爷,让我杀了他,我会跟你回去的。”我又打了一掌,可紫阳真人帮着顾涵卿,这一掌反弹到我自己的身上。我失去了重心,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从半空之中掉在了地上,魔气散去,恢复如初……

  “爷爷,对不起,我错了。”

  “丫头,走吧。”我和紫阳真人回到了天庭。独留顾涵卿在哪里:“绿萝,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

  蓝儿出现在了顾涵卿的面前,顾涵卿便问道:“你是……”

  “你不用管我我是谁,我来只是想要告诉你,做人不能一心二意,爱一个人要深爱,绿萝爱你太深,恨的太深,一念成魔,你负了她。”蓝儿给涵卿服了忘情水,就这样涵卿他失去了记忆……

  我触犯了天条,王母罚我受那天雷之苦,我不愿愿意,当着纵仙散去了仙骨,变回一株绿萝。

  若干年后,我幻成人形,早已不记得前世的种种……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jqslm.com  天下无雷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