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无雷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飞扬九天 > 正文内容

皮格马利翁_散文

来源:天下无雷网   时间: 2020-10-16

  “有一个很简单的故事。

  “皮格马利翁按照自己心目中最完美的女性,雕刻了一个象牙雕,并且爱上了她。

  “后来,爱神被感动,赐予了雕塑生命,于是两个人结成了夫妻。”

  酒吧里,面前的那个中年男子这么对我说着。

  “所以呢?”

  “所以这只是存在于神话故事里的。如果有人这么对我说,知道我会怎么想吗?”

  “认为他是一个精神病人,并且报警?”

  “不。我会想,这下我能买一辆跑车了。”

  他的话让我产生了兴趣。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个心理医生啊,哈哈。”

  我也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并伸出了右手。

  “你好,医生。”

  他和我握了握手,然后喝了一口酒。放下酒杯之后,他拿出来一张名片。

  “这个给你。”

  我看到名片上面除了“心理医生”,还有“私家侦探”。

  “这两个职业有什么联系吗?”

  “都是能够接触有趣的问题的。我很喜欢这样的案子。以后万一你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打我电话就好。”

  他一口气喝完了酒,帮我也付了酒钱,就出去了。

  这年头,心理医生什么的都要来推销了。真不容易。

  喝完了面前的酒,我也起身离开了。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如果十一点回去,我妻子又该骂我了。

  妻子自从五年前车祸之后,就几乎不出门了,因为脸上有了一道伤疤。但是对我来说,这并不影响她的美丽。

  只是妻子对此很看重,而且有时候还会显得神经兮兮的。我一直觉得是那时候的车祸,让妻子心理留下了什么阴影。

  也许我会给那个心理医生打电话吧。

  回到家,我打开了门,妻子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把她抱到了床上,自己洗漱一下,也就睡了。

  二、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妻子已经在做饭了。

  我走到她身后,抱着她。

  “你每天都抱我一次,很无聊啊。”

  “能够切实地感受到丈夫的拥抱,你应该高兴才对。”

  “刷牙洗脸去,还差一个菜就好了。”

  吃饭的时候,我和妻子说起了昨天遇到的心理医生。

癫痫病危害大吗

  “现在心理医生也要推销了吗?”

  我耸耸肩。

  “老公,跟你说个事啊。”

  “说。”

  “你觉得自己现在,幸福吗?”

  我抬头看了一眼她,却看到她一脸认真。

  “幸福啊,有你,有朋友。很幸福,怎么了?”

  “我……可能做了一些会让你不开心的事,你会原谅我吗?”

  “什么事?”

  “我现在不能说。不过你要相信我,我是真心爱你,做的事也都是为了你好。”

  妻子伸出两只手,握住了我的手。她脸上的表情极其认真。

  “放心。我当然会原谅你啦。我也爱你。”

  妻子好像有什么心事。不过既然她不说,那我也就不问了。

  三、

  “我觉得吧,我嫂子就是在家太闲了。”

  朋友把最后一颗台球打进洞,对我说到。

  “你有什么建议吗?”

  朋友放下了台球杆。

  “过几天我去你家吃饭,让嫂子多做点吃的,她不就能忙活一会儿了吗?”

  我苦笑着。

  “也是个办法吧。要不然你今天就去?”

  “今天不行。”

  他斩钉截铁地说着,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

  “今天我得去找个私家侦探,调查一下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什么事?”

  “我感觉最近有人想杀我。”

  我正打算笑,却看到朋友脸上没有一丝笑意。

  “你认真的?”

  朋友没有具体回答,甚至没有点头或者摇头。

  “我也说不准,就是最近我身上发生了很多意外。走在路上,天上掉下来一个广告牌,差一点就砸到我。回家的时候,邻居的狗冲上来狠狠地咬了我一口。还有自己在家的时候,我就在厨房,却踩到水,差点摔在了一把立起来的刀子上。”

  朋友点了烟,把裤腿卷起来给我看,上面包扎着,面积不小。

  “你这个听上去也不像是有人要杀你,感觉是有鬼要杀你吧?”

  “不清楚。要不然就找个法师,我不想就这么死了。”

  “算了,不打球了,回家吧。”

  我从台球桌上起来,拍了拍朋友的肩膀。

  朋友往前走着,却突然滑倒,身体后仰。

  就在我眼前,台球杆穿过了他的后脑,哈尔滨市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从嘴里出来。

  这几乎是不可能是死法。

  血液从朋友的嘴里流出来,逐渐蔓延到我的脚下。

  我大叫着。

  “来人啊!救命啊!”

  服务员听见我的声音跑过来。

  “怎么了,先生?”

  “救人啊!”

  服务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站着干嘛?救人啊!”

  “可是……没人啊……”

  “这不是……”

  我回头看过去,朋友不见了,地上的血迹也没有了。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客人,您刚才就是自己来的,然后一边打球,一边自言自语……”

  我没有听他说完,就跑出去了。

  四、

  “那之后有发生什么吗?”

  那个心理医生在笔记本上记录了什么继续问我。

  我眼神空洞地继续说着。

  “还不止这些,我认识的很多人都……都死了。但是他们几乎都是自杀。有一个是在家里自杀了,有一个从十楼掉下来,甚至有一个是当着我的面,把刀子捅进自己的心脏。我到现在都记得他跟我说,他不想死。”

  我一口气说了这些,然后就没办法继续说下去了。

  “所有的他们,也都是消失了?”

  “没错。警察来了之后,没发现任何东西,还警告我不要再报假警。第三次通知警察的时候,我还被关了起来,是我妻子去保释的我。我也到我朋友们的公司去过,但是没有人认识他们。就好像……好像……”

  “好像他们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是吗?”

  心理医生接下了我的话,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我点着头,表示同意这件事。

  那之后,我妻子劝我来找这个私家侦探看看,但是这个私家侦探要求我叫他医生。

  “医生,能帮帮我吗?我发现这些人都是和我有关系,可能是有人要针对我。”

  “我们上次在酒吧遇见,是一个月以前的事情了吧?”

  医生突然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我点了点头。

  “这一个月,和你关系最好的几个人,都纷纷去世了?”

  我又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有在做噩梦?”

  我又点了点头。

  最近,我只要一睡觉,就会做噩梦。但是醒来之后,我却只记得零零星星的事情。

  “关于你的朋友许昌市羊羔疯医院专家在线突然死亡,消失,并且好像从来没有存在一样,你有什么想法吗?”

  就在我思考噩梦的时候,医生突然又绕回了原来的话题。

  我摇了摇头。

  “我有一个最好的解释,不过你要冷静下来,试着接受。”

  医生放下笔记本,清了清嗓子。

  “如果说,你那些朋友,一开始就是不存在的呢?”

  “怎么可能……”

  “冷静,冷静。”

  我刚想站起来,医生又伸出手示意我坐下来。然后,他又问了我一个问题。

  “如果一个人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会怎么样?”

  “大概……晕过去吧。”

  “这是人的一种自我保护手段。但是有些情况下。打击太大,并且那个人比较特殊,会出现另一种逃避的手段。”

  “说说。”

  “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那个故事吗?皮格马利翁。如果把爱神去掉,那么我的分析就是,皮格马利翁因为过于思念而又得不到,于是幻想出来了活生生的人。”

  “你的意思是……”

  “我不知道你之前遇到过什么事,但是一定是一件打击非常大的事,导致你需要陪伴。于是,你有了那些朋友。”

  “你是在开玩笑吗?”

  “你仔细想象一下,那些人的存在,真的合理吗?除了你,没有任何认识他们的人。他们之间互相认识,但是你有见过他们有别的朋友吗?”

  我开始回想一切。

  “我知道这很难接受,不过好在你已经吃过药了,可以稍微冷静一下。我希望你能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了你的幻想,然后我们可以……”

  医生后来的话我都没有听到,因为我想起来一件我无法接受的事,然后跑回了家。

  五、

  我跌跌撞撞跑回了家,钥匙在门上捅了几下,才打开了门。

  好在,妻子坐在沙发上。

  我一步步走过去,然后抱住了她。

  几分钟之后,妻子轻轻说到。

  “抱歉。”

  “你没有需要道歉的事情,没有。只要你不要离开我。”

  “你知道的,你很清楚。”

  “但是我不想知道啊!”

  我大喊着。

  妻子仍旧对我微笑着。我看到的仍旧是美丽的她。

  “我也是你幻想出来的。”

  我瘫在沙发上,双手捂着眼睛。眼泪顺着指缝留下来。

癫痫病在什么情况下发作>  我感觉到妻子坐在我旁边,我能听到她在说话。

  “五年前的时候,我就已经去世了。你幻想出来了我。后来,为了巩固我这个幻想,你又陆续幻想出来了其他朋友。你很厉害,让我又活了五年。”

  我没有力气,只能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

  “别再说了,别再说了……”

  妻子掰开了我的手。

  “看着我,最后看着我。”

  我睁开了眼睛,透过泪水,我能看到妻子朦胧的身影。

  “我爱你,我也知道你爱我。只是我知道,我这么一直存在下去,就像一个枷锁一样。我爱你,我想要给你自由。你需要面对这一切。”

  “我只想要你。”

  妻子在微笑。

  “有很多事我们没办法控制。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但是我也不希望你永远无法摆脱我。咱们两个人的爱,是相互的。我需要放手。现在,你也应该放手了。”

  “为什么我必须要面对现实?我就不能永远和你在一起吗?”

  “因为那样,我会自责。你也不希望我不开心吧?”

  妻子为我擦去眼泪。

  “好了。我也该有了。给我一个最美的离开方式,好吗?”

  我点点头。

  妻子闭上眼睛,在我额头亲吻了一下。

  然后,她化成了一朵朵花瓣,顺着风,从窗户飞了出去。那么美。

  六、

  “谢谢,我已经看不到幻想了。”

  我和医生握了握手。

  “不客气。”

  医生说到。

  “如果你觉得不太适应,可以继续来我这里,我给你做做心理辅导。”

  “然后,你就能买得起跑车了?”

  “哈哈哈。”

  我站起来打算离开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对了,医生,你怎么会主动找上我?巧合吗?”

  “诶,你不知道吗?你妻子打电话给我,说了你的问题,还发给我一些关于你的文件,不过没有提到让你产生幻想的根本原因就是了。”

  “什么?”

  我的双手拍在了桌子上,像逼问医生一样。

  “你们有见过吗?”

  “有啊,我们见过几次。我给她药,让她偷偷给你吃,所以你才会看到那些朋友一个个消失。你妻子挺漂亮的,就是脸上有一道疤。对了,她今天没来吗?”

  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jqslm.com  天下无雷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