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无雷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披阅十载 > 正文内容

我们这样离开

来源:天下无雷网   时间: 2020-10-20

【导读】梦梦来看我,给我带了很多药。她说,颜,以后记得好好的吃药,这样你就不会再产生幻觉了。离开的时候,她留了两幅城的画给我,一幅画上是我和城站在大海边。背后有一首诗。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关那畔行。
  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
  聒碎乡心梦不成,
  故园无此梦。
  ——纳兰性德
  你和我在一程又一程的山水中寻觅知己,在一更有一更的风雪中祈求团聚,不是山高水长就是风雪弥漫,至此一生难见。
  ——城
  一
  时光划过手指了无痕迹,握在手中的只有沧桑。抬头向天,排成人字形的雁阵正在南下,不用45°的仰角就能看到阳光暧昧的眼神,我用手遮脸,想再看一眼西北秋季的太阳,在离开之前!
  电话铃声大作,随手接起它。梦梦的声音不切实际的响起。
  颜,是我,梦梦。就要走了,和你说声再见。
  你去哪里?
  梅里雪山山脚下的小村庄,去支教,我想用雪冲洗自己的灵魂。
  还会回来吗?
  不知道。离开梅里雪山会去纳木错,然后去贵州山区,最近几年不会回来。
  为什么要这样?女孩子长期流浪不好。
  没有为什么,只是觉得这样就已经足够了,我们需要用时间来祭奠离开的人。
  我沉默着没有再说话。电话里传来一阵盲音,然后是挂断的咔嚓声。许多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我明白那些话同离开的城一样,终老在了西北这个孤寂的秋天,已经不需要再说出来了
  二
  城是我高中的同学,梦梦是城的青梅竹马。简单的关系看不透的暧昧,三个人的生命里有一段血肉相连的历史。我们都知道谁最先放下暧昧谁就是胜利者。
  城用死亡解开了一个貌似九连环的结。从此我和他阴阳两隔,和梦梦天涯相隔。
  高中的日子,简单清纯。长得玉树临风的城不管怎么看都没有属于男孩子的阳刚之气,反之女孩子的轻灵动人在他的骨子里流淌。白净的皮肤,灵动的大眼睛,这一切都让女孩子为他疯狂。但是很奇怪他不近女色,身边的女孩子除了梦梦再无二人。我曾笑着问他为什么讨厌女孩子粘他,他笑而不答。
  为了逃避女孩子,他把笑容给了黑夜,即使这样,城的冷漠依旧让女孩子着迷。每次我和他走过校园,都会有女孩子走过来和他搭讪。我笑着戏谑城说,干脆你找一个顺眼的答应她算了,免得被人纠缠不休。
  城冷冷的对我说,如果喜欢你自己找去,我没有兴趣。
  我用建议的口气对他说,那要不找梦梦来?
  他干脆地说,不要!
  不要?那你要谁啊?我疑惑的问他。
  他侧目看了我一眼,然后奸笑着对我说,我要你啊!
  我抬手拍拍他的头,然后狂笑着对他说,对于你!我没有兴趣。
  他转身离开,边走边轻声的说,那我等啊!等到你有兴趣的那一天,今生无望就等来生。
  我一直以为那是他的玩笑,没有在意。
  西北的冬天,大雪纷飞吉林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寒气逼人。大家都穿着厚厚的羽绒衣像球一样滚进教室,只有城穿着羊毛衫加长风衣,围着灰色的围巾一脸淡漠的踏进门来,一米七五的他在男生中是那么的显眼。
  我对城说,城,别这样装扮,你会让所有女孩子为你疯掉的。
  他贼兮兮的说,我想让你疯掉。
  听了他的话,我狂笑着喷了他一脸的水。
  梦梦来一中找城,城带她去食堂吃饭,在食堂门口见到了他们,我们坐在一起吃饭。本来我和梦梦不怎么熟悉,可是和她一见如故,天南海北的乱侃。
  临走的时候,梦梦要了我的QQ和手机号码,城安静的坐在我身边看我为梦梦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他眼底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忧伤。
  梦梦走,城牵着她的手送别。我想城是喜欢梦梦的。
  高二分科,城选择了艺术,他成天背着画夹来往于各大公园以及人来人往的大街。而我和梦梦都选择了文科。
  城选了艺术之后,他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很有限。只是某些晚上他会来找我。每次他来,我们都挤在一张床上聊天,直至不知不觉的睡去。
  联考前的那些日子,他每晚都来找我,每次来他都不再说话,我们之间变得很沉默。我知道他心里的压力,他一直想考到中央美院去,所以就任由他沉默不问他怎么了。有时候他会像小孩子一样钻进我的被子里,靠着我安稳的睡到天亮。有一次他在深夜打电话给我,电话通了可是他一句话也不说,手机里传来各种车辆的喇叭声以及夜风扫过街道的寂寞声,我在这边一直一直叫着他的名字,城!城!……
  他一直都不说话,我出去找他,他在步行街的石椅上一脸落寂的坐着,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的无辜,象个孩子。拉他起来,他的手是冰冷的。帮他背着画夹提着颜料箱回到我的寝室,让他洗澡睡觉,他倔强的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站在床边一味的沉默着。我忍不住扇了他一个耳光,寒冷的天气里他的脸上立刻就有了我的手指印。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眼里全是泪水,然后一声不响的上床睡觉。
  看着他躺下,然后很快的睡去,心里有一种隐忍的痛。我拿起冷水毛巾帮他敷脸,他装作睡着了一般不睁眼,泪水汹涌着流下。半夜,帮他敷完脸上床睡觉,刚一躺下,他就转身抱住我,我没有说话。有时候,我就得看起来高高大大的城是个孩子,一个一直寂寞的在茫茫人海迷了路找不到回家方向的孩子,他沉默的外表下藏着不为人知的痛,即使是我也不能看透。
  那一夜,在我伸手抱住他的时候,他爆发般的放声大哭,压抑在哭声里的是无尽的绝望。我伸手拍拍他的背,他的肌肤冰冷如雪,光滑如丝。
  联考前一夜,他来找我。那一夜,他在快睡着前突然笑着对我说,颜,幸亏你长得有一米八那么高,要不你还真的没办法抱着我睡觉啊!他话音刚一落,我就一脚把他踹下了床。他坐在地上狂笑。
  我伸出手拉他上床,然后对他说,你想睡觉就闭嘴,不想睡就滚蛋,要不是看你明天要考试紧张我还真的不想要你呢!以前是看你小可怜兮兮的没有人照顾就要了你睡觉,你怎么就不知道感激呢!小人一样还说那么多废话。
  他轻笑着安静的躺下,一会儿就睡去了。
  联考结束,城的成绩上了美院的线。
  我和梦梦为他庆祝,他笑着说还有文化课的考试呢!我们开始一起为高考努力。
  高考结束,城如愿去了中央美院,梦梦去了复旦癫痫检查具体有哪些步骤,只有我去了西交。
  三
  城说他要来看我,我想那是句玩笑,毕竟我们就要放假了。
  城真的来了。
  他还是那样的清秀,一脸的单纯,好似他不食人间烟火,只是眉宇间的那份冷漠与忧伤较高中时候的他多了一份男孩子的阳刚少了一份女孩子的柔美。
  我笑着问他,城,在美院你经历了什么风花雪月,怎么变得成熟了?
  他轻笑着答非所问的说,想你了,来看看你。
  不是快要放学了吗!怎么不等到放假过来呢?
  不想等了。
  那寒假还会回来吗?
  不知道。想去海南写生。
  一个人?
  如果你愿意前行,那就是两个人了。
  我?我吃惊的问。
  有什么不可以吗?
  我拍拍他的肩膀轻声说,城,你要学着长大,要习惯没有我的日子,我不能一直陪着你。
  他沉默着不说话。
  那些天,我陪他去了陕西师大、长安大、西北农林科技大、秦陵兵马俑等地方去玩。晚上还是两个人挤在一张小小的单人床上睡觉,城还是那个高中时的他,睡觉时蜷缩这身体,他的肌肤还是冰冷如雪,睡觉时脸上有天真的微笑。
  看着梦中他的表情,我觉得他只是个孩子,一个一直孤单的长不大的,能让看着他的人心痛的孩子。
  送走了城,上网见到了梦梦。告诉她城来过交大,她很久没有说话,很久以后她又问了一句。齐颜。你真的不明白城吗?
  明白什么?
  他的心!
  他怎么了?
  你真的不明白他吗?从高中到现在?
  怎么了?
  算了,没什么!说完这句话,梦梦下线。我知道我必须结束一个人的生活了。
  四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两年过去,两年里我除了钢筋就是水泥,除了水泥就是钢筋。有时候我就得自己是在蹉跎岁月。
  某一天上网,遇到了梦梦。
  你在干嘛?我问。
  查资料。
  哪方面的啊?
  纳兰性德的《纳兰词》,很好看,想不想看,我给你发一首?
  好啊!不过文学上我知道的很少,怕自己看不懂。
  没事的,发一首给你看看。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关那畔行。
  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
  聒碎乡心梦不成,
  故园无此梦。
  她问我。这首怎么样啊?
  很好,我喜欢的风格。
  同感,知音难觅啊,呵呵!
  她说,十二月,我的生日,来这里吧!来吗?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好的,我来。
  十二月,梦梦的生日。我去了她的城市。
  当我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一脸的惊喜。送一本《纳兰词》给她,她笑靥如花。她很开心的带我去华师大、交大玩,看着与自己校园风格迥异的风格,心里有种莫名的激动。
  和梦梦一起去上课,看她认真地做笔记,时不时的写一些诗词给我看。填诗填词不是我的长项,但是我喜欢。和她在一起有一种平淡的安静,似乎日子这样一生也可以终了。
  临走之前。她带我去看了东方明珠,那天天气不好,有雾。看完东方明珠,她长春治疗癫痫病医院带我去了黄浦江边,站在江边看着远处的高楼,梦梦安静的让人担心。江边风大,她的长发在风中纠缠。我拉过她轻轻的拥抱她,看着江水沉默着。
  突然。梦梦说,颜,你知道城的事,是吗?
  什么事?
  城爱着你。
  我轻轻的松开了她的肩,反问她,你怎么知道的?
  她一脸平静的说,他和我一起长大的,我怎么会不知呢?
  我问她,那为什么以前你没有说过呢?
  她转过脸,望着江水轻轻的说,成没有错,你也没有错,城只是一个寂寞的孩子,从小就得不到忙于商业的父母的爱,一直沉默着期待着有一天能得到父母的爱护,可是他没有等到。后来他遇到了你,你那么仔细的照顾着他,陪他走过了他最艰难的高考,所以他一直把你当作自己的亲人,一个没有人能代替的亲人。在他的生命里,你是情人般的亲人。知道吗?他仅仅是个寂寞的孩子,想得到一点点的温暖而已。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
  离开,没有送别。火车上,梦梦发来一首诗,是《梦江南》
  千万恨,恨及在天涯,
  山月不知心里事,
  水风空落眼前花,
  摇曳碧云斜。
  梳洗罢,独倚望高楼,
  过尽千帆皆不是,
  斜晖脉脉水悠悠,
  断肠白�O洲。
  寒假,梦梦没有回家。城只身去了海南。只有我一个人回了我们一起读书的小城。
  再回一中,看着我们一起玩过的地方,一起走过的路,还有以前城背着画夹写生的地方。一切都那么的遥远,仿佛已经远去千年。
  二月,开学。
  城返回学校,他曾经问我是否爱着梦梦,我点头后又摇头。他一脸的凄凉。
  有一天,他在遥远的北方发信息问我。颜,如果我是女子,一如梦梦的女子,你会爱我吗?
  我不知道怎么说,心里很痛,一种说不出的悲痛,于是没有回他的信息。
  他打来电话,问的还是一样的问题,他沉默着不挂电话。我折服。我对他说,城,这个世界没有脱俗,所以是世俗的,如果来世遇到了没有世俗的俗世,我会好好的照顾你的。
  他说,来看我好吗?
  不来了,见了又能如何呢?城,我们生在俗世,你要学着长大。
  我不管,你要来,我会订返程的机票给你的。
  再见到城,他容颜依旧,无法抑制的单纯在他的脸上闪现,岁月在他的年华里停顿。看着他天使般站在我面前,心里觉得寂寞的痛着。
  六年时光,六年给了我们什么样的记忆,然后又给了我们怎么的未来呢!
  我和他一起爬长城,然后他带我去看他常去写生的地方。
  他说,颜,有时候真的希望在这个世间存在着天荒地老,那么多女子喜欢我,可是就是你不能喜欢我,那么多人爱我可是就是我的父母无法爱我,为什么会这样呢?
  城,别傻了,我们都逃不开世俗。
  他说,颜,如果可以,我们可以离开这里去国外。
  那我们的家人呢?不管吗?我的父母呢?也不管吗?
  他看着远处没说话,很久后才轻轻的说,好吧!我放了你,但是你要记住我,永远的记住我。
  晚上,洗澡睡觉,我们两个人躺在宾馆的床上,城还是高中的时候那样蜷缩着身体睡觉,看着长沙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他孩子般寂寞的容颜,我伸手抱住了他,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在我身边安然的睡去。看着身边熟睡的他,我觉得他是我血肉相连的亲人,我能感觉到他心里的祈求和绝望,能看到他脸上的寂寞,可是我却无法给他他想要的温暖。
  离开。登机前城对我说,颜,以后好好的珍惜梦梦吧!我知道你会选择她的,她了解你的心。
  我低头无语。
  很久没有城的消息了,打电话,他已关机。
  某个午后,阳光明媚,我躺在草坪上和几个朋友看着天空的浮云发呆,手机响了。
  梦,梦哭说,颜,……,她的话没有了下文。
  我对她说,梦梦,别急,慢慢的说啊!
  她说,颜,城走了。他把车开进了澜沧江,在他去梅里雪上的时候。两天了,尸体还没找到。
  一阵天旋地转,我猛烈的呕吐起来。
  再醒来,我在医院。
  医生说我是一时急火攻心气血上涌才造成了脾胃出血,没有什么,好好休息就好了。
  出院,我去了美院,看了城生前住的地方,也看了他获奖的很多作品,顺便带回了一些作纪念。
  某个夜里,我看到城走进了我的房间。我问他,你问什么要离开?
  他笑而不答。
  我说,你不知道我在担心你吗?
  他站着不动。
  我说,你不知道我多么希望你能快乐的生活吗?
  他笑。
  我伸手拉他上床。
  冰冷的肌肤,婴儿般的面容,我用手一寸一寸的摸过。
  再细看,身边无人。
  梦梦来看我,给我带了很多药。她说,颜,以后记得好好的吃药,这样你就不会再产生幻觉了。离开的时候,她留了两幅城的画给我,一幅画上是我和城站在大海边。背后有一首诗。
  《章台柳》
  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
  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
  后面的落款日期是我去上海看梦梦的时间。
  还有一幅画,画里是我穿着黑色的风衣围着围巾站在冰天雪地里笑。背后有一首诗。《相见欢》
  林花谢了春红。太忽忽!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流!
  画上的日期显示,作画的时间是我去北京看他离开的那天。看着他的画,我泪流满面。这是城走后我第一次流泪。
  梦梦说,颜,城在的时候我以为你爱的是我,他走了以后我才明白你爱的人是谁。
  她说,颜,请按时吃药,城希望你快乐的活着。
  梦梦不告而别。
  城的画,她留给了我,还有城的日记。画我装裱后挂在墙上,但是日记我一直都没有勇气打开。
  大四毕业,梦梦去了城想去的地方。我南下去了城喜欢的海岛。梦梦南下城离开。我知道我们的岁月在老去。
  有时候,在深夜,我还会看到回来的城,他还想少年时候一样,轻轻的脱下风衣,爬上床安然睡去。他的肌肤还是那样的冰冷如雪,光滑如丝。偶尔,我会梦到他,他一直一直都对我说,颜,请记得我,永远!他还会说。颜,照顾好梦梦,让她在我离开后陪你。

【责任编辑:男人树】

上一篇: 摘桃子

下一篇: 萨克斯・殇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jqslm.com  天下无雷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