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无雷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厩有肥马 > 正文内容

对不起,我爱你

来源:天下无雷网   时间: 2021-10-06

  一、
  
  落落坐在高尔夫球场的休息椅上,眼睛直直地望向面前那片绿草如茵的草坪,任凭微凉的风吹起她额前散落的刘海,她依然一副不管不顾呆呆的模样。
  
  她的心里,有的只是难过。也是的,大学四年如玫瑰花般的爱情,却因为一朝走向工作岗位,被一位有着家庭背景的女孩,轻而易举的就将她的男友林萧俘获了,这让她又怎能不伤心?
  
  也曾花前月下,也曾小桥流水,也曾山盟海誓,也曾天长地久。
  
  可是,他们曾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难道他已经忘了?难道四年的爱情抵不过一个未知的美好前程?
  
  “小姐,该你打球了。”球场服务员的一句话,把落落从痛苦的回忆里唤了回来。落落急忙起身,来到了打球的位置,握紧了球杆,她决定把自己所有的不快,通过这个球杆狠狠地打出去。
  
  二、
  
  可能是用力太猛了,落落一杆子打出去,非但没有打中球,反而向前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草坪上。落落不甘心,第二次握紧了球杆,又用力打了出去,这一次球杆再次落空。还没来得及准备打第三杆,身后却传来一阵轻微的叹息声,落落阴沉着脸,回头对着叹息的人厉声道:“有什么好哀叹的!”话音还没落完,落落的脸便僵在了那里,就那样痴痴地看着眼前那个男子。落落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帅哥,一张有点“过分”白皙的脸上,镶嵌着一双如深潭般的黑眼睛,深邃而悠远,且唇红齿白,鼻梁高挺,浑身上下透露着一种孩童般的纯真。
  
  男子不顾她的直视,走近她说:“你好,我叫迪安,注意你好久了,你这样神情沮丧、心不在焉地打球,怎么能打中呢!想要打出一杆好球,首先要集中精力,全神贯注地将身体与目光保持在一条直线上,膝盖稍稍弯曲,上半身微微向前倾斜,身体重心放在球前面的脚上,然后再打出去,你试试看。”迪安滔滔不绝地讲解着,一旁的落落却依然目不转睛地看着迪安说:“那你先示范一个给河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我看?”迪安也不客气,便返身一连串漂亮的动作,将球稳稳地打了出去。
  
  一直到夕阳西下的时候,迪安和落落已经熟悉到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在一起有点难舍难分了。迪安问落落:“你住哪里?要不要我开车送送你?”落落立即将嘴巴撅了起来做痛苦状,迪安说:“美女,你不会还没有找到住处吧?”落落说:“我当然没有住处了,你要不要收留我?”迪安狡黠地眨了眨眼睛说:“我看可以,谁让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呢!”
  
  三、
  
  一路上,落落为了排遣心中的烦恼,一股脑将自己的遭遇告诉了迪安。落落没想到,迪安居然和自己一样,好像也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些烦心事,所以才躲到了这里来,只是具体什么烦心事,迪安没有说,落落没有问,也不想多问。
  
  迪安租的是一个一室一厅的房间,虽然面积不大,却干净整洁。
  
  吃过晚饭后,落落洗了个澡,换上了干净的内衣,就爬到床上开始昏昏欲睡起来。落落也说不清,自己怎么会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陌生的房间里,就那么安心地呼呼大睡呢!
  
  睡梦中,落落还做了一个梦,她梦到林萧和有背景的女友一起双双走上了婚姻的殿堂,她用力拽着林萧的胳膊,哭喊着:“林萧,你怎么忍心抛弃我,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林萧厌恶地用力甩开她,头也不回地牵着女友的手往前走去。
  
  落落哭着、喊着……
  
  “落落,你做噩梦了,快醒醒。”落落被迪安唤醒后,还在不断的抽泣,想起林萧,落落的心里感到疼痛不已。
  
  迪安用手拍了几下落落的胳膊,说:“好了,不要再想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安心睡觉吧!一切都会过去的!”说完,迪安回到沙发上,不一会便传来轻轻的鼾声。
  
  四、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在一起生活得很快乐,迪安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落落,视线也不离她左右,就连睡觉也是睁一只沈阳看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眼闭一只眼,生怕她有什么闪失。
  
  有一次,迪安带落落到河边去散步,落落转身就往河中心走去,吓得迪安赶紧把她拽上岸,结果,落落开始哈哈大笑起来,说:“我逗你玩呢!看把你吓得。”迪安也跟着笑,说:“落落,你怎么那么调皮。”
  
  落落越来越享受被迪安呵护的感觉,不知不觉间,她把林萧也忘到了九霄云外。看到落落从痛苦中已经走了出来,迪安这才放下心来。
  
  一天,迪安从外回来,告诉落落,有一家公司正在招聘,他已经帮落落报了名。落落问:“为什么你不报名?难道你要坐吃山空?”迪安说:“我的钱,已足够我走完这一生了。”落落撇了撇嘴道:“有钱人就是任性。”接下来,迪安陪落落一起�P试、面试……
  
  然后,迪安告诉落落说自己要外出几天,让她在家等通知,落落说好!可是,等迪安走了之后,落落才惊觉地发现少了迪安便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不知所以然。落落发现自己好像爱上了迪安。
  
  五天后,迪安终于回来了,他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人也显得疲惫不堪,落落一下子就奔到迪安的面前,嘴里不停地问迪安:“这几天,你到底去了哪里?”迪安有气无力地说:“我去了一个好玩的地方,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落落便爽快地答应道:“好啊!好啊!”
  
  五、
  
  等迪安在家休息了几天,似乎恢复了体力,落落和迪安便一起来到一个酒吧。昏暗的灯光下,陌生的人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彼此倾诉着,就像一个又一个饥渴而又需要安慰的灵魂;歌手如泣如诉的歌声,缓缓地在空气里流淌着、弥漫着,听上去则有些颓废。
  
  这时,几个打扮妖冶妩媚的女子来到迪安身边,有拉有扯的,甚至有人勾住了迪安的脖子,撒娇似地说:“迪哥,你来了,想我了吧。”其中一个女子用妒忌的眼光看向落落说:“呀,这位是谁啊?还蛮漂亮的嘛。”落落用愤怒的眼光盯着迪安,说:“马上跟我回去。”迪安嬉皮笑脸地说:深圳市中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怎么刚来就要走啊!玩会再走嘛!”“好,你不走我走。”说着,落落转身快步离开了酒吧。
  
  回到住处,落落趴在床上大哭了一场。其实,从一开始落落就该知道,迪安根本不是自己的港湾,那么帅气的男人,身边怎么可能缺少女人呢?
  
  一直到很晚的时候,迪安带着酒气才回来。落落躺在床上,看着迪安一头栽进了沙发里,却久久不能入眠。
  
  黑暗中,想着自己的爱情遭遇,落落不禁暗自神伤。四年的爱情尚可以一朝分崩离析,她怎么又能指望一段刚刚萌芽的爱情?虽然她努力想抓住点什么,但落落分明已感觉到自己和迪安滋生起来的爱正在走向崩溃的边缘。
  
  六、
  
  从这之后,迪安总是借故外出,回来的时候又总是浑身的酒气,脸色也越发煞白煞白的。有时候,落落会动了恻隐之心,帮他擦把脸,给他端杯水,只是迪安再不是先前那个对她无微不至关怀的那个人了。
  
  一天,突然有人给落落的手机打电话,落落一看,居然是林萧,落落没好气地对着电话大声说:“你还有什么资格给我打电话?”林萧说,以前都是他不对,已经和那女子分手,想和落落重归于好。落落气愤地说:“你以为我是什么?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无情地抛弃吗?”落落狠狠地挂断了林萧的电话。一旁的迪安听得真真切切的,便乘机说:“落落,我觉得你应该回去找林萧,只有他才是你最好的归宿……”这时的落落已经完全被气疯了,大吼着说:“我的事,不用你来安排,我不会赖在你这里的。”
  
  落落郑重提出要离开这里的那一天,没想到,迪安居然伤心地哭了,他一边哭一边说:“落落,留下来好吗?我舍不得你走。”经不住迪安的恳求,落落便心软起来,说等过一阵再说。说到底,落落对迪安还抱有一丝的幻想。
  
  迪安便在家安分了几天,似乎和落落也和好如初了。可是,第四天的时候,迪安却留下一张纸条离家出走了。
  
  纸条山西治疗癫痫医院上这样写道:“落落,我走了。房子交了一年的房租,你住下去好了,之前帮你应聘的工作也落实了,过几天你就可以上班了。”
  
  看着这张纸条,落落神情落寞地在嘴里嘀咕着:“走吧!走吧!去找你那些扯不清关系的女人吧!”不过想想,既然目前没有好的去处,自己也只好暂时先在这里安顿下来了。
  
  七、
  
  白天的�r候,落落去上班,晚上,落落就在家独自发呆。房东家的儿子突然隔三差五地说来家找东西,却每次都是空手而归,落落便有点不悦,大声质问他:“你到底是何居心?”房东儿子也不甘示弱地说:“你以为我愿意来?还不是迪安哥哥拜托我,让我多来看看你。”一听迪安的名字,落落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说“他弃我于不顾,如今却来假慈悲。谁稀罕他管我了。”房东儿子急忙说:“姐姐,别这样说,迪安哥哥是爱你的,你误会他了?”“我误会他?难道他和酒吧女郎纠缠在一起,也是我误会他?”房东儿子急了,大声说:“姐姐,不是这样的,迪安哥哥得了癌症,医生说,他的肿瘤长在不好的位置,如果做手术很有可能直接死在手术台上,所以迪安哥哥才逃到这里来,去酒吧只是排遣自己内心的恐惧,迪安哥哥说他爱上了你,所以才选择离开了你。”
  
  落落一下子怔在了那里,泪眼霎时扑簌簌掉了下来,难怪从见到迪安的那天起,就看到他脸白得有些病态,原来他病得这么严重。
  
  落落挣扎着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她已经好久没有迪安的消息了,于是,她拨通了迪安的号码,说,迪安,你回来吧!我要离开这里了,想见你最后一面,然后我们各奔东西。
  
  迪安推门进来时,落落一下子就扑进了迪安的怀里,然后口中喃喃道:“迪安,对不起,我爱你!”迪安想努力推开她,落落便抱得他更紧了,说:“你好傻,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陪你一起去医院做手术,只要我们一起面对,就一定会战胜病魔的,好吗?”迪安眼里立刻噙满了泪花,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jqslm.com  天下无雷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